雪饼!!

其实本来我也不是这么无趣的人,变成这样只是因为我没钱。

仓泽段子 警校生梗prprpr

没粮不能饿死咱,咱自己产。
啥也不会只能写段子
其实本来是佣兵梗,受余罪影响太深没办法改了警校生
格斗和案件都是俺瞎编的请别在意
微量光舟泽 御泽预警
仓泽大法好啊扩列吗

01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仓持前辈把刀还给我啦!”

“不要。”

“是刚刚才完成的特制刀啦!先让我摸一摸摸一摸……”

泽村几乎整个人扑倒仓持身上,又不敢大幅度的抢夺开锋的新刀,只能睁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仓持洋一一脸坏笑地说:

“就不给。”

“哇啊啊啊啊啊啊前辈前辈前辈仓持前辈!!”

02

“这样出拳只会让你死更快。”

“啊!不可能!如果右臂被缠住了只能选择肘击再打击这个位置吧!”

“……来,我们试一试。”

所以现在我们就看到了被仓持洋一压在身下动弹不得的猫眼泽村。

“不不不我我刚才慢了一拍!再来一次肯定能成功的!”

“再来一百次都没问题。”

……

“哇仓持前辈你为什么要袭击我的屁股!!”

“谁告诉你敌人会放过一个近在咫尺的屁股?唔,弹性不错。”

“哇啊啊啊不要捏啦!!”

03

“所以到底应该怎么出拳!!??”

泪眼汪汪的泽村揪住仓持的衣领,整个人像八爪鱼一样缠住了眼前这个绿头发的男人。

“喂小鬼,耽误了饭点我怎么办?吃你吗?”

“不要前辈不要我现在就想知道到底怎么出拳我的鸡排可以给你啦!!”

“……”

所以现在我们看到了被仓持抗在肩膀上的姿态进入食堂的泽村。

“唔…///”

哦我们还意外的收获了一只捂脸害羞的泽村。

04

“好好好我教你,站到那边去。”

经过几天的不懈纠缠,及午餐的鸡排贿赂,仓持洋一终于同意教授泽村正确出拳的方法。

“对方遏制了你的右臂,对吧,这时候你想肘击效果不大,除非你能一下打断他的肋骨。最好的出拳方式就是,握紧拳头,朝他的鼻子狠狠来一下。game over!”

“……就这么简单?”

“不然呢?”

“啊啊啊啊啊把我的鸡排还回来!!我一个星期的鸡排啊啊啊!!”

“在肚子里,你拿吧。”

“欺欺欺负人前辈欺负人!!”

今天也收获了泪眼汪汪泽村荣纯一只。

05

“诶,你不觉得泽村前辈太黏仓持前辈了吗?”新来的拓马用胳膊肘捅了一起来的光舟。

“……”

一如既往的没反应。拓马习以为常的继续低头吃饭,没料想身边光舟突然发话:

“仓持洋一也没有拒绝,不是吗。”

拓马惊讶的抬头,看到光舟正面无表情地盯着泽村仓持所在的位置,面前的饭菜并没有少多少。

突然仓持洋一转头看向了他们的位置,并附赠了一记眼刀,像是赤裸裸的警告。

光舟也毫不示弱的回瞪,眼睛里闪烁着拓马看不太懂的复杂情绪。

“呼……”拓马打了个寒战。怎么,感觉进入了修罗场…?

06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同班恶友御幸一也要提出和仓持掰手腕。

两只手腕竖立在桌子上,谁也没领先对方一点优势。

“诶,仓持,你那个小跟班,叫什么,泽村荣纯对吧,挺可爱的啊。”

仓持抬头看向他,挑了挑眉的同时暗地用劲,一把扣下了御幸一也的手腕。

“是可爱,但你想打他主意,没门儿。”

07

“看这个案子,如果嫌疑人当时选择弃车逃跑,那么案情就会有一百八十度的大翻转。比如……”

肩膀上突然被增加了重量,仓持转头一看,发现自己肩膀上多出了一颗毛茸茸的脑袋。

快考试了还敢不听睡觉,再求我问案情剖析这个月的鸡排都归我了。仓持心里这么想着,手上却无比温柔的替泽村盖上了毯子,随便调整姿势让他睡的更舒服一点。

“仓持…前辈……唔…”

谁也不会想到,警校里从来一副玩世不恭笑脸的混世魔王加尖子生,会因为小学弟的梦话而红了脸颊。

好棒好棒好棒好棒

口袋儿里什么也没有:

惯例春节一套钻A头像,这边现在才想起来放。

黑道ver.寺爹的图,不是我自创的!【真田是自己脑补的】

9人是根据基友们喜欢的比较多的角色里挑的。

只要在坑一年,春节前就会画一套头像。

新的一年也请多指教!

❀ 夢境 螺旋 ❀:

[御泽](草图/架空设定)精英攻X大学生

坐等女神更新第一话( ´_ゝ`)然而她却说我不画她不更新,这小妖精我该如何在肉体上惩罚她嘻嘻嘻嘻(´◔౪◔)(无限遐想中…

蒼崎ジオン:

御泽相关,摸鱼(。)【高三需要劳逸结合(其实只是浪而已orz

蒼崎ジオン:

别碰他。

*御幸在黑化的路上一去不复返ry
*要半期了,3大概会过很久才生出来= =
*本来御幸生贺分镜都想好了但看来不会有时间画,所以会写文,预告一下(。

汣尘:

嗷嗷嗷嗷!!好可爱www 总裁大早上的耍流氓啦!

稍稍期待一下摄影师那个paro吧~虽然写的不怎么好....


K.P.:

週間塗鴉練個筆

tag @汣尘 太太!之前謝謝妳在生日那天還特別寫了總裁職員趴漏的御澤給我TT

本子超期待!!!!!加油>////<

JING-天若灵犀:

好久没画帝耀了总算摸完了,十二旒哪怕是复制粘贴都好麻烦的

疾走赤橙:

「接下来上场的是,第四棒,捕手,御幸一也。」………………为了满足太太们想看美雪屁股的心愿【。

【钻A/御泽/0218】御幸一也的修行(祝御泽日愉快w)

KEi:

食用注意:


>职棒御幸X大学生荣酱


>已交往前提,因吃不到荣酱而犯了荣酱缺乏症的有点病的御幸


>好哥哥仓持出没


>其实是恶友谈话录,各种崩坏,务必慎食


 




Season off时的职业棒球选手,总是比较闲的。关于这一点,即使是现在不好好乔装就会被立刻认出来然后被团团包围的御幸一也也是一样的,当然仅仅是相对于赛季时的状态而言。


 


刚结束周刊大片拍摄的御幸一也,现在正坐在一家位置较为隐蔽的,通常客人都是名人一类的咖啡厅内,对面坐着的是同为现役职棒选手仓持洋一。


 


桌上整齐的摆着两杯咖啡,方糖和咖啡勺都好好的摆在托碟上,没有被使用过的迹象。


 


弥漫在两人间的空气和咖啡的颜色一样凝重。


 


“是说,到现在还没能得手是吗。”


“……”


御幸双手抱拳,撑着额头,跌入了难得的困境。


 


这两个家伙交往多久了,一年多?


 


如果说之前是有泽村年龄方面的顾虑——虽然也没什么可能啦毕竟早已不是那样的年代而且对象又是这个在这方面只让人觉得不安的御幸一也。


 


现在,已经是大学生的泽村,拥有御幸独居公寓备份钥匙且出入都已经是家常便饭的泽村,再加上本来就有所图谋且已经处于相当有需求状态下因而危险加倍的御幸。


 


说来也许是没人信的,已经是恋人关系这样的两个人,几乎每天都能共处一室同床共枕,无论是时机状态都堪称完美,却还没·有做过成年情侣一定会急吼吼去尝试的事情。


 


最开始的时候还稍微担心过——刚得知两人在一起了这件事情之初的仓持内心其实相当不爽的,有种自家笨蛋弟弟被坏男人骗了的错觉,虽然泽村并不是自己弟弟而且这个坏男人还是自己重要的队友兼同学兼朋友。


 


在仓持的想象里,御幸这种老奸巨猾的家伙一定会想尽办法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某个笨蛋吃干抹净,他甚至都想好了要怎么在之后去安慰傻乎乎就被吃掉的蠢村,如果蠢村真的是不情不愿的被御幸欺负到的话,他也不介意去找御幸干一架,


 


不过以上所有这些想象都是多余的。因为现今距两人确立关系已经一年有余,这个名为御幸一也的男人还是一副苦大仇深欲求不满的样子坐在自己面前。


 


“嗯,毕竟对象是泽村。”每次去御幸家里都被成双成对的生活用品闪瞎狗眼的仓持,看着一向余裕满满而唯独在有关泽村的事情上相当容易无计可施的御幸一也,有点幸灾乐祸又有点同情,“怎么说,那家伙没有那类感觉啊,我是说色气的那种。”


 


“不这个绝对是你搞错了。”突然从消沉中复活了的御幸一也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一脸这你就大错特错了仓持君的得意表情。


 


“哈?”


 


“泽村虽然是个公认的笨蛋,但其实是一个行走的色气集成体。”


御幸一也说着这句话时的表情是如此的笃定,甚至让仓持一瞬间仿佛看见了那个只要蹲在本垒伸出手套就能给队伍以力量的可靠捕手——可是现在却在做着很噁的发言。


 


“这个绝对是不可——。”


 


罔顾仓持脸上不适的表情,御幸强硬打断后道:“举例来说,泽村的色气瞬间。”


 


“向我的手套全力投球时闪着光芒的眼睛——”


“只是泽村那家伙眼睛比较大而已。”


“运动时从脸颊滑落至锁骨的汗水——”


“只有单纯的汗臭味而已。”


“投完球后换上护肩瞬间展露的身体线条——”


“只是普通的肩部保护而已。”


 


“真是遗憾,仓持君你完全没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啊~”


“要是让你的粉丝知道那个‘好想被他抱’职棒运动员排名一位的御幸君其实只是个色大叔而已不知她们会作何感想。”


“大概会更爱我吧?”


 


如果仓持洋一自制力再差一点的话,现在他那个杯子里的咖啡就会全部在御幸一也那张池面脸上了。


 


“不过也是,要是连你都跟我用着一样的目光在看着那家伙的话,那我就真的很苦恼了。”突然想到什么的御幸苦笑道。


围观了两人从相识到现在终于走到一起全过程的仓持当然理解这个苦笑的内容:“至少,人生还很漫长,那个笨蛋现在不就在你身边嘛。”


“这倒是。”


“总有得手的机会吧——大概。”


“不要加上‘大概’啊我说,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更泄气了。”


 


“他到底有没有搞懂现在的状况啊——我们是在谈恋爱没错吧?”


 


恋爱了,然后就要做这样那样的事情了,这不是理所当然吗?柏拉图是什么鬼,灵肉分离?只是个笑话好吗。


 


要说是为什么无法得手——


并不是没有御幸一也没有出手,硬要说的话其实是另一方太不解风情了。


是,泽村是浑身破绽没错,但像他这种破绽太多且还不加以掩饰的家伙,反而让人没有可趁之机。


 


比如说——


 


场景1:从背后环住他的腰,用公认的色气声线在他耳边说一起洗澡吧之类的话→→→被他一边头槌攻击一边嚷嚷不要在我耳边说话啦很痒诶混蛋四眼!


 


“你的声线只有正常和恶心两种而已。”仓持洋一冷静的评论。


“我的色线声线是经过大众投票认证的哦仓持君。”


 


场景2:橘色的光晕洒在床面,躺在床上的泽村,伏在泽村身上的御幸,气氛正好的亲吻着的时候,想着差不多安抚好了可以进行下一步了的御幸睁开眼睛却发现→→→泽村已经舒服到睡着了。


 


“吻技啦吻技,一定是你吻技太差了。”仓持洋一嘲讽道。


“看着那张睡脸我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再这样下去我可能会犯罪。”御幸一也掩面告白。


“那我大概是坐在原告席那边或者证人区。”仓持即答。


“喂喂我只是在开玩笑你不用摆出那么认真可怕的表情吧?”


 


目前来说,御幸一也暂时还有足够的信心不会去做那样的事情,因为对方是那个重要的、打从心底想要好好对待的泽村啊。虽说在棒球的事情上,御幸一向是摆出强势的姿态,但至少在这样的事情上,不想要勉强他。


嘛不过现状再无突破的话,大概离他干这种事的那天也不远了。


 


“因为那家伙太笨了,所以再稍微多点耐心吧?”


“真是个好哥哥呢~”


“揍你哦。”


 


插科打诨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从一进门就被御幸一也摆在面前的桌上的手机发出了嗡嗡的震动声,反应迅速的拿起手机查看的御幸一也,露出了仓持洋一命名的老子超幸福的现充狗式微笑。


 


“好啦我差不多要去接那个笨蛋啦。”御幸一也起身,套上搭在沙发上的大衣。


“靠我又成了你等泽村放学打发时间的消遣嘛!”


“怎么会,为了感谢仓持君的陪伴今天我请客好了。”


 


“本来就该你请吧,一直都在听你唠叨那个笨蛋的事情!”


 


明明就超——幸福嘛,这个让人羡慕的牙痒痒的家伙。


嘛不过这样我也就稍微放心一点了。


 


仓持洋一觉得自己的人生得到了另一种意义上的满足。


 


END.


御泽日产出达成✔


肝论文的时候偷偷摸条小鱼,以这样有点乱七八糟的一篇,提前祝大家御泽日快乐!


 


即使是御泽日也没有让御幸吃到荣酱果咩_(:зゝ∠)_


在我这里的御幸困离吃掉荣酱还要经过很多修行,毕竟我对女婿的要求是很严苛的(滚


好吧其实是我根本不会写肉而且现在我还超——想吃肉(大哭


 


像这样重要的日子都想要排除万难做些什么——今年是抱着这样的觉悟在度过的。


后面所有墙头的生日啊XX日之类的都会努力!我要加油!(握拳